2015年4月29日 星期三

談日本的英語教育改革

J.T. Quigley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Diplomat / 2013-10-29

原文網址: http://thediplomat.com/2013/10/english-from-3rd-grade-for-japanese-students/

重點摘譯:

上週,日本文部科學省(Ministry of Education, Culture, Sport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EXT)提出了一個教改計畫,亦即從小學三年級開始上英語。該計畫預計在2020年,也就是東京奧運舉辦的那一年開始實施,希望藉此讓日本年輕人對於未來的國際環境,能有更好的準備。


從2020年開始,小學三、四年級的學生,每週將有1或2堂英語課,課程內容將著重於溝通。五、六年級的學生則將使用官方核定的英語教科書,進行45分鐘的正式課程。此外,也會針對學生的英語基本閱讀和寫作技能進行檢定,程度約等同於初中一年級的學生(相當於美國7年級生的標準)。

這項改革很可能需要徵聘更多的外籍英語教師前往日本執教。根據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的估計,2013年,日本境內大約有1萬名本土人士擔任英語助理教師(ALTs),其中,將近半數(4372人)的英語助理教師是由各地方政府教委會透過日本交流與教學計畫(Japan Exchange and Teaching, JET)的聯繫所招聘的。目前,邁入第27年的JET主要係由包括文部科學省在內的3個政府部門負責管理。

多年以來,JET的毀譽參半。好的一面是,JET讓日本偏遠地區的學生得以和外國人接觸,這些學生中,有很多原本是根本沒有和外國人接觸的經驗。然而,不好的一面則是,日本學生的英語程度並沒有提升多少,這可能和外籍英語師資的費用過高(年薪約3萬美元)有關。

日本教育的核心往往偏重於死記硬背,甚於批判思考,這也是英語教學因欠缺實用性而備受批評的原因。其次,英語教科書也過於重視文法和書寫,而少有時間進行會話教學。有時,英語助理教師把自己比喻為"人肉錄音機(human tape recorder)",被迫照本宣科,而非教導學生如何和英語語系的人士交談。

事實上,日本公立學校英語教育的失敗可從"英語會話補習班"的興盛獲得證實。英語會話補習班是一種私利的英語會話學校,提供一對一的課程,在日本頗為普遍,通常在主要火車站附近就有數間。雖然該項產業受到日本經濟萎靡的影響而受創,但仍有高達數十億日圓的產值。

The Diplomat曾訪問數名在日本工作的外籍英語教師,詢問他們對這項改革的看法。

在東京一所英語會話補習班教授幼兒園到成人英語的美籍教師John Jones認為,如果繼續著重於文法教學,那麼頂多只會讓學生的考試分數提升,卻無助於英語的實際運用。透過JET,目前在北海道兩所高中任職的Taylor Read同意及早教導英語是有益的,但與實施的時間點有關。他指出,外籍英語教師比較適合教導年紀小的學生,(因為)高中生有的太忙,或根本沒興趣跟外籍教師學習。...這個計畫似乎不錯,但距離2020年還有5年。他們在等什麼呢?"

來自加拿大,擁有教導外國裔英語認證資格(Teaching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TESL),並透過JET來到日本擔任名古屋國際護理學校英語助理教師的Alex Nicholls則表示,該計畫或許能改變孩子對語言的看法,但是除非能改變日本的英語教學方式,否則不會產生什麼重大影響。"我認為目前日本的教育體系失衡了,學校太重視於要學生接受技能,不過,如果處理得當,早一點教英語是好事。"

日本關西大學(Kansai University)英語教授五條尻在接受日本時報的採訪時表示,日本的公立學校尚未準備好迎接改革。"大多數在小學教導英語的教師並沒有接受特別的語言教學訓練,而且有些教師的英語發音和文法也都不正確。...沒有足夠的時間重新培訓這些教師,或是發展出更好的英語授課教材給他們使用。"

日本英語教育的品質下滑已導致了去全球化(deglobalization)的連鎖反應。根據"亞洲之道(Asia Pathways)"的資料顯示,在美國的日本大學留學生數量已從2000學年度的將近5萬人,下降到2011學年度的不到2萬人。相反的,其他亞洲國家赴美留學的學生數量卻逐漸增加。

亞洲之道指出,日本缺乏可以參與國際會議,與敵國談判,與盟國合作,以及瞭解外面世界的人才,使日本的安全堪慮。但想要改變似乎是不可能的,因為要轉型成為一個國際化的日本,將會喪失掉原本那個特別和諧、高同質性、以日本民族為主體的群島文化,而且要敞開大門,使社會變得更加自由,進而能夠容納各式各樣的價值觀,以及各種各樣的菁英,這樣的結果乃與安倍晉三內閣著重於(復興)日本的價值觀與歷史背道而馳。

根據專辦語言訓練與國外留學業務的瑞士教學機構"教育優先(Education First, EF)"針對全球非英語系國家所進行的英語能力調查顯示,日本的英語能力排名第22,落後於南韓、巴基斯坦、印度、馬來西亞和新加坡。

或許,這項改革是為了因應日本必須在日益茁壯的亞洲鄰國間保有競爭力的需要吧!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J.T. Quigley曾在美國及日本擔任記者,主要以社會和文化為撰稿主題。

(*本文取得The Diplomat中文翻譯授權,本人深表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