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7日 星期六

從小學一年級的數學試題談芬蘭和美國教育的差異

Tim Walker原作

李明洋重點摘譯*

Taught by Finland / 2013-11-16

原文網址: http://taughtbyfinland.com/first-grade-math-tests-in-american-and-finnish-classrooms/

重點摘譯:

在2013年10月,擔任紐約某所小學校長的Carol Burris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她在文章中指出,她已經被一年級數學考卷的許多問題煩透了,包括百分等級、選擇題的試題,以及數學試題的複雜度。

而在這個禮拜,我利用一些時間和我學校的某位一年級同事坐下來,研究該校的那份一年級數學試題。結果我那位芬蘭籍同事相當震驚,因為她認為試題上的文字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她也很好奇,若換作是她的學生,他們又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因為每年的秋天,芬蘭小學一年級的學生才剛剛開始接觸正式的閱讀而已。

在芬蘭,孩子直到7歲才就讀小學一年級,意思就是,許多芬蘭的孩子在踏進小學一年級教室之前,根本就沒有接受過正式的閱讀教學。所以,如果要小學一年級的孩子考內容充滿文字的數學試題是相當不公平的。這就好比要求孩子去抓魚,卻不給他們魚餌、釣鉤和釣魚線一樣。

在美國,許多孩子在6歲的時候就讀小學一年級,有時候,甚至在5歲就讀小學一年級。所以,對美國的孩子來說,在就讀一年級之前的幼兒園時期接受正式的閱讀教學乃是司空見慣的事。

然而,提早在進小學以前就教導孩子閱讀,卻未必能讓未來的閱讀能力順遂。擔任一年級教師多年,我知道大多數的美國小學一年級學生,在閱讀上需要大量的支持。那張數學試題的內容,對我的許多低年級學生來說是會有困難的,因為橫亙在他們面前的,(並非數學的能力,而)是閱讀能力的要求。

我的芬蘭同事也會給學生考試。但是她會跟學生說,她之所以要考他們是因為她想瞭解他們的學習狀況,她這麼做的用意是想要減輕評量可能對學生造成的壓力。

藉由評量,家長也可以得到回饋,因為學生把考卷帶回家給家長過目,並讓家長在試卷上簽名。

就在我們針對那份數學試卷進行討論時,我的同事站了起來,找出了一年級的數學教學指引,然後翻到數學試題的部分。我看了後,嚇了一跳。我的眼睛在那份美國試卷和這份芬蘭試卷之間來回移動,雖然這兩份試卷幾乎是出給同一個教育階段的學生寫的,但內容的差異性卻是如此之大。

很快地,我注意到芬蘭數學試卷的文字相當少,而且試卷上的文字被打成了音節,所以閱讀起來容易多了。此外,芬蘭試卷的難度也比美國的簡單多了。芬蘭小學一年級的數學試卷多半會問一些諸如"4-2等於多少"等基本的加法和減法問題。即使孩子的閱讀能力有限,但我相信孩子仍然可以回答每一題。而且我猜,就算完全不懂芬蘭文,大多也都可以毫無困難地瞭解每一題的題意。

而我的芬蘭同事很快地就在美國試卷中點出了好幾個極為複雜的試題,例如,第1題呈現出5個銅板,下面寫著"我知道的部分(part I know)",以及1個寫著數字"6"的杯子,下面寫著"全部(whole)",然後要求學生找出缺少的部分。對此,我的同事整整愣了一分鐘。

Burris,就是那位美國校長也把這個試題拿給她的助理校長看,結果助理校長也"不知道到底這個題目問的是什麼。為什麼銅板會是杯子的一部分呢?"

於是,Burris針對這份一年級的數學試卷進行研究,結果得到了驚人的發現。原來,這份試卷是由Pearson公司,也就是那間專門為美國紐約絕大多數3年級到8年級學生設計標準化測驗的公司所出版的。該公司在2010年與紐約州政府簽署了一份為期5年,總價值高達3200萬美元的合約。

看到這裡,您可以看到這其中的利益衝突了嗎?

紐約州政府不但付錢給Pearson公司為該州學生設計標準化測驗,也付錢請該公司為該州的學生設計課程。也就是說,Pearson公司不僅從設計課程中牟利,也藉由課程的設計來協助學生通過由他們設計的標準化測驗。

這種利益之間的衝突不會在芬蘭出現。芬蘭只有一次高利害關係測驗。學生在修完高中課程後,只有通過這唯一的測驗,才能取得畢業證書。而這唯一的測驗並不是交由出版商命題,而是由芬蘭教育部(Finnish Ministry of Education)任命的外部委員會負責。

就理論上而言,芬蘭的商業課程計畫(亦即由出版商設計的課程內容)旨在讓學生的學習成效達到最大化,而非在標準化測驗獲致成功。

我的芬蘭同事告訴我,芬蘭教師非常認真地參考這些商業課程資源,以便設計出高品質的課程內容。他們信任這些課程,並且有彈性地將之運用於課堂上但是在美國,諸如Pearson公司所提供的商業課程則通常屬於教師防範(teacher-proof)課程(譯者註:亦即在課程制定過程中,教師完全沒有參與其中)。這種課程的設計就是把課程視為極為容易遵從,即使是個不稱職的教師也可以成功地加以仿效。很明顯地,這對許多美國教師來說,無疑是一種(專業上的)侵犯。

當我跟芬蘭同事說,那份一年級的數學試卷是由Pearson公司出版時,她看起來並沒有很吃驚的樣子。她只是偷偷地瞧了一下那份試卷,然後喃喃自語地說:"那看起來確實像是Pearson出的。"


作者簡介

Tim Walker為美籍芬蘭教師,目前任教於Helsinki一所公立學校,他將在芬蘭的所見所聞寫在自己經營的部落格"",與更多的人分享其見解。

(*本文獲原作者Walker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