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4日 星期二

(德國)職校畢業生就業率遠高於普通高中 教師起薪高漲幅低

李明洋摘譯、整理

OECD / 2015-11-24

原文網址: http://dx.doi.org/10.1787/eag-2015-en

重點摘譯:

1.在學前教育安置率方面,雖然義務教育的入學年齡為6歲,但德國學前教育的安置率相當高,其中,2歲幼童的早期教育計畫安置率為59%,高於OECD平均(39%);3歲、4歲和5歲幼童的學前教育安置率更高達92%、96%和98%。其次,德國幼童就讀學前公立機構的比率僅佔35%,遠低於OECD平均(61%),大多數的學前私立機構為非營利的教會組織機構。

2.在國民教育程度方面,德國年輕族群(25歲至34歲)中,至少具備高中學歷者佔87%,高於OECD平均(83%);年長族群(55歲至64歲)中,至少具備高中學歷者則佔86%。其次,德國25歲至64歲人口中,具有高職或後期中等教育學歷者佔57%,遠高於OECD平均(26%),為OECD各國中比率第2高的國家;而高中階段參與職業訓練課程的學生佔48%,高於OECD平均(46%)。再者,德國2012年年輕族群學歷高於雙親者佔19%,低於OECD平均(32%),其中,具高等教育學歷且雙親不具同等學歷者佔14%,低於OECD平均(22%)。此外,德國大學新生人數比率從2006年的44%,增加到2013年的59%,其中,20歲至29歲者的比率從2006年的29%,增加到2013年的34%。值得一提的是,德國年輕人預計一生當中會接受高等教育者佔59%,相近於OECD平均(60%),不過,預計一生中會拿到高等教育文憑者僅佔36%,低於OECD平均(50%),而其中,預計會就讀大學者佔48%,低於OECD平均(57%);預計會就讀碩士班者佔25%,高於OECD平均(22%);預計會就讀博士班者佔5.4%,也高於OECD平均(2.4%)。

3.在高等教育方面,德國新進大學生攻讀人文或社會學科者佔51%,稍低於OECD平均(54%),攻讀科學或工程學科者佔40%,則遠高於OECD平均(27%);碩士班新生攻讀科學和工程領域者佔40%,遠高於OECD平均(27%),為OECD各國中比率最高的國家,其中,女性佔24%,低於OECD平均(30%);博士畢業生中,攻讀科學領域者佔33%,高於OECD平均(27%),攻讀工程、製造和建築領域者佔11%,和OECD平均相當;而在攻讀科學領域的博士畢業生中,國際留學生佔46%,高於OECD平均(32%)。此外,德國新進博士班學生中,年齡低於30歲者佔73%,高於OECD平均(61%),其中,28%為國際留學生;而女性則佔42%,低於OECD平均(48%)。

4.在就業率方面,德國具高等教育學歷者的就業率為88%,高於OECD平均(83%);具高中學歷者的就業率為80%,高於OECD平均(74%);而不具高中學歷者的就業學為58%,也高於OECD平均(56%)。其次,根據2012年"國際成人能力評量計畫(Programme for the 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of Adult Competencies, PIACC)"的調查結果顯示,德國具高等教育學歷者從事志工服務者的比率比不具高中學歷者多出17%,高於OECD平均(10%);信任他人的比率多出14%,稍低於OECD平均(16%);在施政上具發言權的比率多出19%,稍低於OECD平均(20%)。而該調查的結果也顯示,德國具高等教育學歷者即使語文或算數能力低落,時薪也比不具高中學歷者分別多出15%和24%。再者,2013年德國20歲至34歲具高等教育學歷者中,在畢業後一年內即找到工作者高達93%,遠高於OECD平均(74%)。此外,德國、奧地利和冰島是OECD各國中,高中、後期高中畢業生就業率最高的3個國家:在德國25歲至34歲人口中,畢業後隨即找到工作者高達85%,遠高於OECD平均(61%);只有9%仍在找工作,遠低於OECD平均(31%);而畢業後3年仍找不到工作者僅剩6%,也遠低於OECD平均(22%)。值得注意的是,德國具高職或後期中等教育學歷者的就業率高達81%,高於OECD各國平均(77%),然而,德國具高中學歷者的就業率僅62%,低於OECD平均(70%)。

5.在失業率方面,德國具高職學歷者的失業率為4.6%,低於OECD平均(8.5%),而德國具普通高中學歷者的失業率為6.2%,也低於OECD平均(8.9%),具高等教育學歷者的失業率為2.5%,低於OECD平均(5.1%)。其次,2013年德國20歲至34歲具高等教育學歷者中,在畢業後1年及3年找不到工作者分別佔4%和2%,遠低於OECD平均(19%和13%),為OECD各國中比率最低的國家。其次,德國20歲至24歲人口中,尼特族(NEETs, 不求學、不就業、不受訓,亦稱啃老族)佔10.1%,遠低於OECD平均(17.9%),僅次於挪威(10.0%)、冰島(9.4%)和盧斯堡(9.0%)。

6.在男女平權方面,德國年輕族群(25歲至34歲)中,具高等教育的女性就業率為84%,高於OECD平均(78%);至於男性的就業率則高達91%,也高於OECD平均(87%)。其次,德國父母希望男孩日後從事學科(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mathematics, STEM)領域工作者達39%,遠高於對女孩抱持相同期望的比率(14%)。

7.在各階段教育支出經費方面,德國小學教育階段至高等教育階段的教育支出經費佔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的4.4%,低於OECD平均(5.3%);其中,小學教育階段、中學教育階段和後期中學教育階段合佔3.1%,也低於OECD平均(3.7%)。其次,德國小學教育階段至高等教育階段的教育支出經費約佔總公共支出經費的9.8%,低於OECD平均(11.6%)。

8.在每名學生教育支出經費方面,德國每名學生平均每年教育支出經費,小學教育階段為7749美元,低於OECD平均(8247美元);初中教育階段為9521美元,稍低於OECD平均(9627美元);高中教育階段為1萬2599美元,則高於OECD平均(9876美元);高等教育階段為1萬7157美元,也高於OECD平均(1萬5028美元)。整體而言,從小學教育階段到高等教育階段每名學生平均每年的教育支出經費為1萬1363美元,高於OECD平均(1萬220美元)。其次,在總教育支出經費中,公部門支應的比例高達86.6%,高於OECD平均(83.5%);而高等教育的教育支出經費來自於公部門的比例高達85.9%,遠高於OECD平均(69.7%)。再者,在高中教育階段實施雙軌制的國家,諸如德國、奧地利、芬蘭、盧森堡和荷蘭等,平均每名高職學生的教育支出經費均高於普通高中學生。其中,德國高職學生每人每年教育支出經費達1萬3073美元,高於普通高中生(1萬433美元),兩者差距2640美元,僅小於荷蘭(3146美元),而高於奧地利(627美元)、芬蘭(1350美元)和盧森堡(2439美元)。此外,德國高等教育機構的教育支出經費中,支用於每名學生的研發(research and development)及配套服務經費均佔46%,高於OECD平均(32%和5%),與愛沙尼亞、芬蘭、挪威、葡萄牙、瑞典和瑞士等均為比率超過40%的國家。

9.在教師薪資方面,德國小學教師、初中教師和高中教師的起薪依序為5萬1389美元、5萬6757美元和6萬1317美元 ,均遠高於OECD平均(2萬9807美元、3萬1013美元和3萬2260美元),僅次於盧森堡,在OECD各國中高居第2。其次,德國教師的薪資調幅速度低於OECD平均,例如高中教師的最高薪資僅比起薪高出38%,遠低於OECD平均(66%)。再者,在2005年至2013年間,除了高中教師維持平穩外,德國教師的薪資調漲了8%。

10.在教師年齡方面,2013年,德國小學和中學教師年齡達50歲或以上者分別佔45%和49%,均高於OECD平均(31%和35%),在OECD各國中僅次於義大利,為平均年齡第2高的國家。不過,中學教師年齡達50歲級以上者的比率已從2006年的53%,下降至2013年的49%;而年齡地於40歲者的比率則從21%,上升至27%。

11.在教學時數方面,德國公立小學教師、初中教師和高中教師每年平均教學時數依序為800小時、752小時和715小時,均高於OECD平均(772小時、643小時和643小時)。其次,德國學前公立學校教師每年平均教學時數為834小時,低於OECD平均(1005小時),不過,在2000年至2013年間,學前教師的教學時數已增加了11%。再者,若將備課、批改作業、在職進修和開會等非教學時間列入計算,則德國教師每年的工作時數高達1768小時,遠高於OECD平均(學前教師為1588小時,小學至高中教師約為1600小時)

12.在生師比方面,德國早期教育計畫的生師比為5比1,遠低於OECD平均(14比1);學前教育機構的生師比為10比1,也低於OECD平均(14比1)。其次,德國小學階段的生師比為16比1,接近於OECD平均(15比1);中學階段的生師比為13比1,等同於OECD平均。

13.在國際評量表現方面,6歲前即移民德國的15歲孩童在PISA閱讀評量的得分比6歲至10歲期間才移民德國者高出59分,相當於1年半左右的學校學習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