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8日 星期三

芬蘭特殊教育學校參訪紀實

Annie Brandt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FINNISH MY THOUGHTS / 2016-01-21

原文網址: http://finnishmythoughts.weebly.com/blog/special-education-finnish-school-visit-number-one

重點摘譯:

昨天是我踏進芬蘭教育體系的第一天。即使如此,在開始進行教室觀察之前,我已發現了許多(和美國教育體系的)不同之處,尤其是芬蘭的特殊教育。身為駐校語言治療師的我,對於芬蘭普通學校沒有提供語言治療服務的作法感到相當訝異。而且,芬蘭的語言治療師所擔任的角色也(和美國)非常不同。因為我還有機會到普通學校參訪,所以這些不同之處容我日後再慢慢詳述。今天,我參訪的是一所特殊教育學校,名字叫"Valteri Koulu Onerva"。

在為這所學校進行介紹之前,我必須讓各位讀者對芬蘭的特殊教育有一點先備知識。就像美國一樣。芬蘭也非常重視融合教育,許多具有特殊需求的學生都就讀於住家附近的學校。如果學生的需求超過學校所能提供的服務,學生就會被轉介到區域性的支持服務中心,為學生提供服務,以便讓學生得以在(原來就讀的)學校裡順利就學。如果學生的需求超過了區域支持中心所能提供的服務,那麼市政府就會協同家長向Valteri Koulu Onerva提出申請,尋求諮詢服務或進行教育安置。若學生安置於特殊教育學校,無論是家長或所屬學區的學校都不必支付任何費用,全部的費用均由"國家教育委員會(National Board of Education)"支付。市政府則只需負責支付學生的交通費。

我昨天參觀的Valteri Koulu Onerva隸屬於"Valteri學習暨諮詢中心(Valteri Centre for Learning and Consulting)"。該機構在芬蘭各地共設有6個中心,服務內容包括為學生提供現場教學服務,為地區學校提供特殊教育諮詢服務,提供評量和復健服務,為教育工作者提供多專業團隊訓練,以及提供教材製作等。Valteri旗下的每個中心都為特殊需求學生提供專業服務,服務的對象包括自閉症學生、語言和溝通障礙學生、聽覺障礙學生、視覺障礙學生、行動和動作協調缺陷學生、多重障礙學生,以及神經疾患和罹患慢性疾病的學生等。

目前,該校共有137名學生,其中,87名為語言障礙學生,30名為聽覺障礙學生,20名為視覺障礙學生。學校會根據每名學生的個別需求擬定個別化教育計畫(IEP)。大多數的學生以國家規範的課程為學習內容。例如,聽覺障礙學生接受芬蘭手語(Finnish Sign Language)的教學與評量。必要的話,可以根據學生各科的個別化課程大綱,進行教學與評量,或也可以針對動作技能、溝通、社交技巧、生活自理和認知技能等5個主要領域進行教學或評量。住家距離學校較遠的學生,則週一至週五在學校住宿,週末再回家。

雖然這些學生可以整個義務教育階段都在特殊教育學校就讀,但是該校的最終目標仍舊是為學生得以重回學區裡的普通學校做準備。即便要讓所有的學生重回普通教育是不可能的事,但特殊教育學校的全體職員依然協助學生,盡量使其能夠回到普通學校就學。重回普通學校或繼續升上大學的聽障生將獲得諸如手語翻譯等適當的調整服務(accommodations)。手語翻譯員的費用由市政府或由學生就讀的大學社福專款"KELA"支付。

校舍的設計也反映出芬蘭人的教育哲學觀。開放式的空間規劃是來自於該校各領域教職員的巧思。此外,在興建校舍時,聲音、採光和行動的便利性均有納入設計考量(圖1)。這裡教職員包括特殊教育教師、科任教師、語言治療師、職能治療師、物理治療師、驗光師、定向行動師、輔導員、教育心理師、社會工作師、校護和住宿管理員等
圖1  空間的規劃來自於教職員的巧思
 
該校主建物的每個側廳採包廂式的設計,學前部的班級人數最多只收6個學生,1年級至9年級的班級最多只收8個學生。在這裡,教室稱為"根源",圍繞在側廳的周邊。側廳的中心地帶是開放空間,稱為"公園",其中設有工作小間,稱為"小窩",可提供學生進行個別化的學習和作業,也可以提供教師開會和打電話之用(圖2)。此外,還有共用廚房和座椅,鼓勵學生和職員在此交流。整座學校是遵循Julianna Nevari的學習空間概念所設計的,是一種被稱為""Oivallus"的風格,芬蘭語的意思是"洞悉(insight)"。
圖2  座落在開放空間裡的"小窩"提供師生靜謐的空間

有趣的是,該校教職員辦公空間的設計比起美國來更為新潮。在那裡有各種座椅任君選擇,不過許多設計是採站姿工作。每位教職員都擁有一個工作台車,既可以當成辦公桌和信箱,也可以當成小型的工作站,在建物裡到處移動。此外,還有一些可調式桌子,只要按下按鈕,就可以將高度調整成適合站姿或坐姿,甚至還可以當成小組開會時用的長椅子(圖3)。
圖3  多功能工作台車方便教職員活用

學校裡還有一座圖書館、一間餐廳、一座大型體育館和一座小型體育館、一間工藝工作室、一間金屬工作室、一座游泳池,以及一座三溫暖室,這些設備均可提供師生使用(圖4)。

圖4  設備一應具全的工作室

學校住宿的設計也和學習場域類似,每6至8間單人房就共用一間餐廳,客廳和廚房(圖5)。
圖5  住宿生的公共空間
 

該校不僅在校內提供諮詢服務,也提供他校諮詢服務。例如,當某所學校在因應校內的特殊需求學生時,產生了困惑,Valteri Koulu Onerva就會安排諮詢教師前往該校提供協助。經過了一整天的觀察後,諮詢教師會撰寫報告以及和包括家長在內的地方教育團隊開會,然後提出建議和支持性作法,讓學生得以繼續在學校裡讀書。

學生也可以前往Valteri Koulu Onerva接受諮詢服務。在某些情況下,為了提供學生就讀的學校足夠的資訊,需要花費一整天的時間進行完整的評估。而在某些情況下,特定類別的學生則會利用部分時間前往Valteri接受評估。例如,視覺障礙的學生會利用1週的時間在Valteri Koulu Onerva接受評估,以了解其進步情形以及是否達成預定目標。如果學生在學習上需要諸如科技輔具或點字等特殊的調整,則該校的教職員就會和學生的就讀學校合作,進行必要的調整。

為融合教育實務提供支持是Valteri學習暨諮詢中心最主要的目標之一,而提供訓練則是達成此目標的方法。Valteri旗下的學校會定期提供系列訓練,通常這些訓練是提供給跨專業領域的團隊成員。而訓練者多半是由教師、特殊教育教師、學校心理師、語言治療師,以及醫師所組成的團隊。絕大多數的訓練課程都由芬蘭國家教育委員會提供資金,因此是免費的。市政府也可以根據轄區內某些學校的需求提出訓練課程申請,諮詢教師會據此發展出課程計畫,並前往彼等學校提供訓練服務。值得注意的是,即便芬蘭當局沒有硬性規定教師必須達到多少訓練時數,但參與訓練的教師仍舊相當踴躍,這倒是個相當有趣的現象。

另一個讓我覺得有趣的是Valteri學習暨諮詢中心所提供的"職場輔導(Workplace Counseling)"。誠如Valteri Koulu Onerva在網頁上所說的:"職場輔導提供您機會去針對自己的工作進行分析、評估和發展。該項工作是由一名受過完整職場輔導訓練的輔導員所執行。職場輔導著重於和工作與職場、個人在工作與職場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和客戶及學生個別情況相關的議題。職場輔導的主要目的在於讓客戶反映出自己和工作與經驗之間的關係。輔導員和其他參與者也會協助客戶更準確、更清楚地認識自我和自己的工作。

職場輔導在芬蘭相當普遍。我發現這個概念非常有趣,我也相信著重個體的"自我反映(self-reflection)",對於個體在改善工作表現和對工作的滿意度上起著相當重要的作用。


作者簡介

Annie Brandt為美國賓州學校語言治療師(ASHA Certificate of Clinical Competence for Speech-Language Pathologists, CCC-SLP)。目前,她正在研究芬蘭特殊教育跨專業團隊的訓練實務。Brandt非常大方與慷慨,不僅將在芬蘭所見所聞分享在個人經營的部落格"FINNISH MY THOUGHTS",也很樂意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讀者交流,她的電子郵件信箱是: Abrandt313@gmail.com

(*圖文均取得原作者Annie Brandt授權摘譯刊登,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