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特許學校是教育問題的解藥嗎?

Julian Vasquez Heilig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NEPC / 2017-02-13

原文網址: http://nepc.colorado.edu/blog/are-charters-answer

重點摘譯:

對於這個國家的貧困孩童來說,特許學校是因應長久以來服務不足的解決方案嗎?

最近,"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 NAACP)"在針對美國特許學校所召開的全國會議上,已做出了強而有力的論述。這個全美國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的民權組織,同時也是民主的、以社區為本位的組織。因此,當NAACP委員會投票要求暫停增設特許學校後,即在10月15日宣布成立"國家優質教育工作小組(National Task Force for Quality Education)",主要任務是負責研究教育品質。

身為學者,我認為凡事皆應有證據支持。所以,我想和各位談談證據。

於此,我就針對市場本位的特許學校,提出10個理應考慮的事項,說明如下:

1.市場本位的擇校政策起源為何呢?

最早是1960年代的自由主義經濟學家Milton Friedman,繼之而起的則是1990年代的John Chubb和Terry Moe,他們都認為資源由私人團體控制的以營利為目的的教育體系,勝過由民選產出的政府所管理的教育體系。他們建議要建立一個賦予家長和學生擇校權,讓學校相互競爭,以及讓學校自主經營的公共教育體系,以此解決由直接民主控制的公立學校所具有的問題。

2.擇校無法解決由市場機制導致的不公平

許多學者不去談市場本位的機制正是造成當今美國公立學校充斥不公的主因,這一點也不令人意外。除了公共政策外,市場力量也導致了種族和經濟上的隔離。但擇校不僅無法改善這種現象,反而會使情況更加惡化。此點已由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民權方案(UCLA Civil Rights Project)"所做的研究獲得了證實。

3.研究告訴我們,當每個人都可以選擇,亦即所謂的"普及選擇(Universal choice)"時,會發生什麼事呢?

有一群被稱為"芝加哥男孩(Chicago Boys)"的經濟學家在接受過Friedman的指導後,就帶著Friedman的理論歸國,大肆推廣普及選擇和放鬆監管和監督的教育體系。過去幾十年來,智利(Chile)一方面成為南美洲最富裕的國家之一,另一方面也成為世界上最不公平的已開發國家。在市場機制下,這個國家充斥著贏家和輸家。我建議各位有空不妨翻閱史丹佛大學(Stanford Professor)教授Linda Darling-Hammond的新書"全球教育改革(Global Education Reform)"。該書作者在考察了世界各國後指出,和公平本位的改革相較,市場本位的改革是失敗的。

4.NACCP和"Black Lives Matter"在私有化議題上的立場,和過去民權領袖的觀點是一致的

NAACP共同創辦人E.B. Du Bois在他所寫的一篇名為"黑人和美國資本主義危機(Negroes and the Crisis of Capitalism in the U.S.)"的文章中,讚揚了社會大眾和政府共同合作的優點。他反對企業和資本主義把持著政府,致使民主制度受到遏制,教育遭受扭曲,以及正義無從伸張。人權運動者Malcolm X將市場本位的公共政策稱為"貪婪的(vulturistic)"和"嗜血的(bloodsucking)"。他倡導以合作的社會體系來解決問題。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認為我們通常為富人提供社會主義的公共政策,卻把自由市場的資本主義制度提供給窮人。白人學者急切地推廣市場本位的擇校政策,將之冠上"公民權利"的名稱,卻忽視了美國歷史上,黑人民權運動領袖倡議提供社會支持的合作的社會體系,而不信任"自由市場"的政策。

5.NACCP和"Black Lives Matter"對學校的看法是否和民權議題無關呢?

雖然市場本位的擇校政策支持者和特許學校經營者對NACCP和"Black Lives Matter"提出的決議進行猛烈的批評。然而,多年來,NACCP對特許學校的批判從未間斷。在2010年召開的大會上,NAACP全國委員會和會員們均支持一項決議,認為特許學校造成了"隔離和不平等的狀況。"這個觀點受到了一項歷時10年的回顧研究支持。NAACP在2014年時,將擇校與私人經營的公共教育視為相關。而在2016年,NAACP的決議更是將(擇校政策和特許學校違反)各種民權議題納入批判,包括不為辦學結果負責,更趨隔離,以及對黑人學生採取不同的懲罰和紀律上的規範

6.家長真的比較會選擇特許學校嗎?

或許我們最常從那些市場本位教育政策支持者的口中聽到的是,擇校的意思就是家長可以選擇自己心目中的學校。市場本位擇校政策的支持者認為,特許學校的設計就是既擁有更多的自由,也更能肩負起辦學的責任。然而,私立學校的批評者指出,特許學校實則肩負較少的辦學責任。"加州校委協會(California School Boards Association, CSBA)"理事長Ungar在他的評論中引用"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ACLU)"和"公民倡議(Public Advocates)"最近公布的調查報告指出,有超過20%的特許學校訂定了各種非法的排他政策。在紐奧良(New Orleans)的"恢復學區(Recovery School District),目前只有特許學校可供父母選擇讓子女就讀。"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報導則將底特律(Detroit)的擇校現狀描述為"沒有好的(學校可供)選擇"。

7.為何特許學校需要更多的監督,以及肩負更多的辦學責任呢?

支持特許學校需肩負更多辦學責任的人士希望家長能選擇高品質的公立學校讓子女就讀,相反的,特許學校則有權力挑選學生,讓表現較佳的學生入讀。特許學校支持者責備某些害群之馬只讓有限的學生就讀,以及剔除掉過多的學生。但是,特許學校支持者及遊說者卻持續支持立法鬆綁監督和規範。例如"加州特許學校協會(California Charter School Association)"一直積極地遊說,反對要求特許學校提供資料,以及要求特許學校肩負起辦學責任。

8.教師工會反對擇校政策嗎?

私立學校另一個常見的論點是,教師工會是市場本位擇校政策的主要反對者。然而,誠如"綠點特許學校(Green Dot)"理事長兼執行長Cristina De Jesus所說,有成千上萬的特許學校教師籌組工會。所以,特許學校支持者攻擊教師工會是不適當的。事實上,我們應該感謝工會當初提出了成立特許學校的構想。前"美國教師聯盟(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理事長Albert Shanker在1988年首度提出了特許學校的構想。但是他認為,他的構想(後來)被誤用為設立反民主,私人經營的公立學校。他發現特許學校逐漸被一群渴求公共資金卻對公共教育漠不關心的人所操縱。

9.支持特許學校的幕後黑手是誰呢?

用於促進私立學校的數億美元資金主要來自於諸如"比爾蓋茲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布羅德基金會(Broad Foundation)"和"華頓家族基金會(Walton Family Foundation)"等億萬富豪成立的非民主基金會。而包括"黑人教育選擇聯盟(Black Alliance for Education Options)"、"LIBRE計畫(The LIBRE Initiative)"和"教育改革民主黨人(Democrats for Education Reform)"等規模較小的組織,多年來則接受上述富豪及其基金會數千萬美元的資助,以推動市場本位的擇校政策。

10.特許學校的表現優於公立學校嗎?

特許學校支持者往往會引用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教育成果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ducation Outcomes, CREDO)"所做的研究。CREDO的研究並未接受同儕審查。但特許學校支持者和媒體指稱CREDO在2015年針對市區特許學校所做的研究結果顯示,黑人和拉丁裔學生在特許學校學得比較好。CREDO的研究者通常不會實際從事學校之間的比較研究,而是將特許學校的實體學生和虛構的公立學校學生,以統計的方式進行比較。儘管研究方式遭到批評,儘管研究未經過同儕審查,特許學校的支持者和媒體卻仍舊引用CREDO的研究,將之視為足以證明特許學校辦學成功的重要證據。

我已在上面提出了攸關特許學校的10個備受爭議的議題,不過,有一個任誰也都會同意的重點是,美國貧困地區孩童獲得高品質教育的機會比富裕地區孩童還要少。

這是我們國家的恥辱。

我們不能無動於衷,因為我們的社會持續刻意地提供黑人學生、拉丁裔學生和其他貧困學生不足夠的服務。社區、工會、學校校委會、教師和家長應被視為問題解決者,而非製造問題者。


作者簡介

Julian Vasquez Heilig為加州州立大學薩克拉門托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Sacramento)教育領導和政策研究學系(Educational Leadership and Policy Studies)教授,也是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加州/夏威夷分會(CA HI NAACP)教育主席。經營有全美50大優質教育部落格"Cloaking Inequity"。

(*本文取得原作者Heilig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