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外部測驗過多的美國教育現場

John Richard Schrock原作

李明洋摘譯*

Education Frontlines / 2015-10-27

原文網址: http://www.educationfrontlines.net/newspaper/0368.html

重點摘譯:

Obama總統(任內)規定學生外部評量的分量不得超過上課時間2%的計畫不僅晚了7年,而且2%的比重依然過多。這項計畫並沒有終結"沒有一個孩子落後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NCLB)"造成14年以來過度考試的災難,沒有改善藝術課和音樂課因為沒有列入考試名單而被人忽視的命運,而且對於教學專業的恢復也毫無建樹。

每一位堪薩斯州(Kansan)的農民都知道,花愈多的時間去為家畜秤重,就愈沒有時間去餵養牠們。但是把考試時間減少到剩下2%的課堂時間,意思不是說教師就會因此而有98%的課堂時間上課。儘管過去14年以來,每年的春天只花費1週的時間進行考試,但是在考試來臨前的幾個月時間卻都被拿來準備考試,為考試做練習,以及嘗試用各種方式讓學生能夠考更高的分數。

由於教師和學校行政被迫提升學生的考試分數,所以這種為考試而教的情形還會繼續下去。目前,大多數的州確實規定考試只能佔上課時間的2.7%,但是卻花費好幾個月的時間為考試做事前準備。所以,儘管實際上把考試時間縮減到上課時間的2%,卻仍無法消除掉準備考試的時間。

為了衡量NCLB對教學專業所造成的影響,我們不妨想一想,拿著這種標準化的措施來施用在醫師身上,那會對醫療專業造成什麼樣的後果。醫師看診都會針對每個患者的需要,給予個別性的治療。而教師教學,也是針對每個學生的特質,給予個別的教學。

但如今,教師卻被限制只能為語言和數學這兩科打分數。這就好比強迫醫師只能使用體溫計和血壓計來評量患者的健康情形,結果,患者的肺臟和腎臟,以及其他的健康問題都沒辦法被關注。而學生在藝術、音樂、科學和社會課的學習也同樣不被重視。

因為醫師只有體溫計和血壓計可以評量患者的健康,而且如果患者的健康沒有獲得提升,醫師和醫院就要被處以嚴厲的懲罰,於是醫師只好大量對患者施用阿斯匹靈和降血壓藥。同樣的,教師必須為考試而教,以便提升學生的考試成績。當然,最後的結果就是患者的病情加重。至於學生,儘管考試成績進步了,但諸如"國家教育進展評量(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 NAEP)"、"學術性向測驗(Scholastic Aptitude Test, SAT)"和"美國大學入學測驗(American College Testing, ACT)"等真正用以評量學生學業能力的測驗成績卻是退步的。

不論是ACT或SAT都遠早於NCLB,又為何這兩個測驗不像目前NCLB所規範的測驗那麼的糟呢?那是因為ACT和SAT是能力傾向測驗,而不是成就測驗。它們評量的是學生的性向或綜合能力。通常,教師不會為ACT或SAT而教,所以不會扭曲課堂上的教學活動。死記硬背和大量練習對這些測驗沒多大作用。

但是政府規定的測驗是成就測驗,是可以經由死記硬背和大量練習而獲得高分。州教育委員會設定了標準,天馬行空似地訂定出目標,但是教師在壓力下只能為考試而教,而無法為達到標準而教。

醫師要能針對患者的個別需求進行治療,就必須綜合整體的醫療專業,採用所需的評估工具,方能予以判斷。

教師要能針對每一個學生的特質來進行個別化的指導,就必須重拾他們的專業權,成為學生學習成果的唯一評斷人,而不應該有外部測驗來迫使他們為了考試而教。所以,總統先生,不是縮減為2%,而是0%。

一些置身在象牙塔裡的教育專家將數學和語文的軌道鋪滿了美國全境,所以要求全美各地的學生都要接受考試。但是教學是因學生而異,也是因科目而異。城市地區的孩子所擁有的經驗乃不同於鄉村地區的孩子。

美國的教師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因為我們擁有專業權和責任,以不同的方式去教導不同的學生。要恢復我們的教學專業,就必須重拾我們的教學權。每個來到我們的教室的學生都是獨特的,他們離開時也應該是獨特的。

沒有更多的標準化,就沒有更多的外部測驗。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John Richard Schrock為堪薩斯大學(University of Kansas)昆蟲學博士,美國著名科教學者、演講者、評論者和作家,曾在肯塔基州擔任過5年初中和高中教師,也曾在香港國際學校(Hong Kong International School)任職3年,並來過臺灣進行短暫訪問。此外,Schrock也曾在堪薩斯大學教授昆蟲生態及系統,以及在堪薩斯州的恩波州立大學(Emporia State University)指導生物教師的培訓工作,並擔任該州生物委員會委員;目前,則應中國學術界之邀,定期至中國進行科學研究。Schrock著作頗豐,至今已發表上百篇學術報告以及十餘本學術書籍,包括"Instructor's Manual"、"Instructor’s Manual & Test Item File"、"Controlled Wildilfe",與日本學者合著的"博物館的防蟲對策手冊"與"A Guide to Museum Pest Control",以及與中國學者合編的"分子細胞生物學詞匯"。目前,他為堪薩斯地方報紙撰寫教育專欄,並在廣播上發表評論,每個月則在堪薩斯州的電視上講評。經營有部落格"Education Frontlines"。

(*本文取得John Richard Schrock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