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杜絕逃學責無旁貸

Walt Gardner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Japan Times / 2016-03-17

原文網址: http://www.japantimes.co.jp/opinion/2016/03/13/commentary/japan-commentary/interaction-benefits-toddlers-elderly-alike/#.VvRlq-pJnb0

重點摘譯:

毫不誇張地,逃學率的增加已標誌著日本和美國的逃學問題相當嚴重。

在日本,由於外國學生逃學的數量暴增,以及當他們沒有去上學時,會採取不同的方式進行追蹤,因而與日本本地的學生相比,外國學生的逃學問題更加引人注目。目前,在日本境內的10萬餘名學齡階段的外國籍學生中,逃學率大約佔10%。不同於日本逃學生的處理方式,外國逃學生的統計工作係由教育委員會負責,於是有許多逃學生被漏算了。結果中央政府或教育部也都沒有去追查,即使有,也只是做做表面功夫而已。此種怠忽職守的作法乃違反1990年簽署生效的"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CRC)"中保證學童上學權利不受侵害的訴求。

儘管日語能力不足及害怕遭受霸凌很可能是造成學生逃學的因素,但家境貧困這個因素對逃學的影響卻鮮有人知。於此,我們可以從美國的數據來加以驗證。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教育研究人員的研究發現,貧困家庭學童極有可能會長期缺課,亦即1年的逃學天數至少佔總上學天數的10%。若按照此定義,則每年約有10%的幼兒園和1年級學童缺課天數達1個月。根據最近的統計資料顯示,在加州,逃學的小學生數量高達100萬人。

無論何時逃學都將使輟學的風險提升,而輟學和(日後)遭到監禁、生產力低落,以及(因繳不起稅而導致政府)稅收流失有關。但是,如果孩童在早期教育階段就逃學的話,輟學的風險將特別高,因為當孩童到了初中和高中階段很可能還會再逃學。對日本來說,這樣的後果尤其嚴重,因為要支撐日益增加的老年人口,就必須要有穩健的經濟。

為了制定有效的行動方案,針對日本境內有逃學紀錄的外國學生建置額外的社經背景資料乃是不可或缺的工作。然而,根據最近的分析指出,日本和美國若要降低逃學率,就必須正視那些理應為逃學孩子負責的人所應肩負的責任,以免問題的真正成因遭到輕忽而導致問題更加惡化。

首先要肩負起責任的就是家長。最起碼,他們要做的就是要讓孩子擁有充足的睡眠及營養的早餐。連這些基本的需求都無法享有的孩子實在是太多了。自治區和各州政府尤其應該把蒐集學生出缺席資料的本分做好。只要發現了早期徵候,就要立即且針對原因的部分加以處理。

例如,現在有一種名為"Kinvolved"的app,教師只要透過手指滑動,就可以掌控學生的出缺席情形。一旦學生缺課或遲到,系統就會自動發送簡訊給家長。對學生來說,這種立即警示的設計具有相當大的威嚇作用,因為在過去,學生可以在學校寄發書面通知的過程中,將訊息加以攔截(,而使家長被蒙在鼓裡)。

令人感到諷刺的是,許多國家的孩子急切地想去學校讀書,卻被拒絕在外,但是在日本和美國這樣視教育為個人權利的國家裡,逃學卻仍繼續存在。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Walt Gardner曾在美國洛杉磯的Unified學區執教達28年,也曾擔任UCLA研究所的客座講師。目前為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和美國教育週刊(Education Week)專欄作家。

(*本文取得原作者Gardner授權同意中文翻譯,譯文內容由譯者全權負責,與該刊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