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日 星期五

政客摧毀公共教育的真正意圖

Alan Singer原作

李明洋摘譯

The Huffington Post / 2016-12-08

原文網址: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alan-singer/obamatrump-education-defo_b_13509888.html

重點摘譯:

二十年以來,如果要我找出民主黨和共和黨有什麼共同點的話,或許只有1件事,那就是破壞大眾對公共教育的支持。誤導性的教育政策向來就是美國兩黨議員努力的目標,也正因如此,為Trump的諸多反教育手段提供了舞台。

身為教師,歷史學者,以及公民,對於Obama政府,我的感受實在是五味雜陳。對於Dwight Eisenhower以來的歷任總統,我都頗為了解。我認為Barack Obama是1950年代以來,最聰明,也最有想法的美國總統。我會想念他在為我們演講時所闡述的想法,以及那極富幽默的講詞。然而,我認為在前6年的任期裡,Obama的總統職權已被他的智力和保守的總統權力所削弱。由於Obama總統想在選票上達到"無政治反對"的局面,所以長久以來都試圖和那些不想妥協者取得妥協。

我認為Obama總統不想被人貼上社會運動者的標籤,而且在政治上為了取得富人的財政支持,也不得不將教育私有化視為是一種投資。這意味著,他採取狹隘的方法,而不是為了落實社會正義來進行教育改革,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每個學生都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 ESSA)"。這也意味著,他支持擴大特許學校的規模,以及延續小布希政府的承諾,亦即重視高利害關係考試,以及拿學生的考試成績來評鑑教師。

雖然Obama當選總統這件事將永遠是美國社會更趨融合的一個重要指標。但不幸的是,身為總統,Obama卻無法顯著地改善學生及其家人,以及教師的教育。相反的,他卻激怒或疏離了美國大眾,削弱了民眾對民主黨的支持度,進而幫助Trump贏得勝選。

在Obama總統執政期間,美國(的教育)從來就沒有達到巔峰(譯者註:因為Obama政府極力推行邁向巔峰計畫,想振興美國的教育,因此作者以反諷手法予以描述)。儘管如此,大多數的美國學校運作良好,大多數的美國學生學習狀況頗佳,而且也做好了上大學和就業的準備。然而,學生的學業成就卻仍充斥著種族和階級上的差距。如今,我們應該學習到的是學校本身並無法彌補根深蒂固的社會不公和不平等。

在最近一次接受"教育新聞(Education News)"的採訪中,主持人Michael Shaughnessy問我,過去8年以來,我認為哪一項教育改革最成功。我實在很難回答。結果我反而指出我認為最糟糕的改革項目有哪些。我不認為Obama總統必須直接為這些改革負責,但這些改革卻是在他的任內展開或加速推動。

以下就是我認為最糟糕的改革項目:

1.擴大以營利為目的特許學校規模,讓彼等學校從傳統公立學校將表現較佳的學生和資源拿走,使公立學校的生存備受威脅,並淪為接收較難教導及特殊需求學生的儲存場。

2.促進教學去專業化,並將教職轉變成暫時性的臨時工,讓缺乏教學技巧、不符合資格的年輕人在執教時,照本宣科或讓學生操作電腦教學計劃,然後等到他們知道該如何當個有效能的教師時,又必須離開教職。

3.實施高利害關係測驗,並在共同核心(Common Core)的規範下,著重於訓練學生的數學和英語技能,導致學校淪為考試準備機構,而使得歷史、科學、音樂和藝術等科目被迫放棄,因為彼等科目並非測驗科目。

4.建議採用微電腦視訊和模擬教學的方式來培育下一代的教師。教學和學習並非被動的活動。對學生和實習教師而言,最好的學習方式莫過於彼此互動以及相互合作,而不是只有看錄影帶。我很擔心如果只讓年輕人透過這些設備來學習,他們將會錯過許多周遭世界的東西,那將會是一場災難。

當我去拜訪課堂上的師培生、實習教師或是新手教師時,我總會全新投入,和他們討論如何將想法落實在教學實務上。這些實習生和實習教師都明白,有哪些是在教導真實世界裡的學生時,可以派得上用場的。他們都非常興奮,因為他們了解班上的學生,也想全心投入,使自己成為動機十足且願意接受挑戰的教師。我發現,在課堂上與學生互動真能讓我受到激勵,而我也期許他們同樣也能受到鼓舞。

喜劇"宅男行不行(Big Bang Theory)"有一個非常有趣的橋段,男主角Sheldon Cooper透過電腦模擬軟體學習駕駛飛機,結果最後他把飛機撞進了模擬購物中心的屋頂。要想成為一個好老師,通常必須在課堂上花3到5年的時間,努力地學習。這些實務經驗是無法透過捷徑和模擬程式取得的。難道我們希望外科醫師是透過電腦模擬程式來培育嗎?

我在1971年時展開實習工作,畢業後則擔任代理教師。後來,在擔任過14年的正式教師後,我成為了師培教師。在這段期間,我了解到如何和真實世界中的人們、學生、同事、行政人員和教育工作者共事。或許我是個落伍的人,但我拒絕在透過網路教導學生教學方法。我非常看重與人們之間的互動,團隊合作,共同學習,回饋,以及在課堂上展出來的社交技巧。我透過電子郵件、PowerPoint和手機與學生和實習生保持聯繫,但這些都只是輔助工具,並不能取代我們在課堂上所做的經驗分享和共同學習。

我認為我們正傾向於以人為的方式來促成師資的短缺,以及以替代的認證計畫來消滅教師資培育計畫。在大學的師資培育課程中,我經常遇到一些難題。那就是授課內容可能過於理論化,而教授們則總是不懂學校文化,也缺少實務經驗。但對我來說,教學實務的零零總總卻都是相當重要的。

教育學院在培育師資上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教育學院培育的是能夠創造課程,願意進行實驗,以及為課堂做出決策的教師,同時要確認這些教師具有判斷思考的能力。教育學院所倡議的教師和學校是能夠尊重學生和社區的多樣性,發展出與學生生活相關的多元文化課程,並且要為學生複雜的人格和積極的學習與否付出關懷。

對於所謂的"改革者(reformer)",我比較傾向於叫他們"反改革者(deformer)"。這些人一心只想著要消滅教育學院,並以替代認證管道來取而代之,因為他們想把教師型塑成購買他們的產品,然後按照既定腳本授課的人,而不是富有經驗和力量的教育工作者,以免阻礙他們致力於接管教育並從中牟利的意圖。


作者簡介

Alan Singer為紐約州長島市(Long Island)赫福斯特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教學、識字暨領導學系( Department of Teaching, Literacy and Leadership)的社會學者,期刊"社會科學備忘錄(Social Science Docket)"的編輯委員,並曾在紐約市的Franklin K. Lane High School和Edward R. Murrow High School等學校擔任教職。Singer為著名媒體The Huffington Post的專欄作家,並有多本著作,包括2008年出版的"紐約和奴隸,該教導真相的時刻(New York and Slavery, Time to Teach the Truth)"、2011年出版的"全球教學史(Teaching Global History)"、2013年出版的"教導學習,學習教導:中學教師手冊(Teaching to Learn, Learning to Teach: A Handbook for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2014年出版的"中學社會科學研究第4版(Social Studies For Secondary Schools, 4th Edition)",以及2014年出版的得獎集"教育引爆點:為美國學校奮戰(Education Flashpoints: Fighting for America's Schools)"。

(*本文取得原作者Alan Singer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